• 返回: 蝉声且送阳西

    第864章 杯莫停

    月朗星稀。

        说是去前山打酒,松迅达:实则在江南郡逛了半日的王十九与长孙婉儿姗姗回返姗姗,却只瞧见绿竹一个人撑着下颌,坐在树下,望着月光。

        长孙婉儿将手里提着的食盒放在桌案上,问道:“宁公子人呢?”

        绿竹回过神来,想了一会儿,回道:“半个时辰前,小师傅与宁钰哥哥一道出门,说是去见一位故人。”

        “小师傅?”王十九先是愣神,继而失笑,“你口中的小师傅,莫非是叶麟不成?”

        绿竹微微颔首,如实答道:“嗯,他的剑法很厉害,我想要请教一番。”

        王十九坐下后,摇头道:“他的剑法是厉害,可他走的路,极难。这世上除了他之外,换了任何一人都走不通。你若真想拜他为师、学他的剑法,却是走了岔路。”

        长孙婉儿瞪了王十九一眼。

        ——你会不会说话!

        王十九耸了耸肩,面色无奈。

        ——咋的,实话还不让说了?

        长孙婉儿轻拍桌案,皱了皱眉。

        ——实话自然可以说,但总要委婉些,隐晦些,方为待客之道。

        经过这么一番眼神交流后,王十九自觉失言,想了一会儿,面上露出一丝笑意,对绿竹说道:“我方才的意思是,如果你能有像我这般千古罕见的武道天赋的话,要修成叶麟的剑道,还是有机会的。”

        说完之后,王十九朝长孙婉儿挑了挑眉。

        ——怎么样,够委婉、隐晦了吧?

        长孙婉儿扶额叹息,原来......您老人家这‘委婉’的意思,莫非就是称赞自个儿的武道天赋,这‘隐晦’的意思,莫非就是数落绿竹的武道天赋?

        难怪,这厮当年在洛水城招摇撞骗的时候,险些被饿死街头,就这一张吐不出什么好话的嘴,怕也只能骗一骗那些个愚昧之人。

        长孙婉儿不着痕迹的岔开话题,问道:“宁公子去见故人,是见大当家去了吧?”

        她口中的大当家,便是清风寨主李不二。

        绿竹摇了摇头,“不知道,宁钰哥哥只说让我今夜在这座院子里歇脚,明日再来为我安排住处。”

        王十九看向长孙婉儿,缓缓摇头,“咱们的大当家虽是寨主,却是宁钰的麾下之人。你什么时候听说过主子见属下,得亲自拜见的?要我说啊,这座山上,能让宁钰亲自去拜见的人,只有两位风流倜傥、俊逸非凡的英雄人物。”

        长孙婉儿似笑非笑,“你是想说,其中一人,是你对吧?”

        王十九脸不红气不喘的点了点头,“我与他是生死兄弟,不分彼此,自然算是其中一人。”

        长孙婉儿也顾不着说王十九脸皮厚了,心中属实有些好奇,“另一人是?”

        王十九笑了笑,迎着皎洁月光,轻声道:

        “叶辰。”

        .......

        清风寨前山,半山腰。

        一处茅草屋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一晃而过,便是三年过去,时间过得真快啊......记得咱俩头一次见面,你可是从天而降,吓得缙云公主问你是不是天顺高手,那个时候,我还不知道天顺是什么玩儿意呢。”

        月光轻柔,似溪水流淌。

        宁不凡提着一坛酒,倒了满满的两碗,一碗是他的,另一碗则推向桌案对面。

        桌案对面,盘膝坐着一位黑袍男子。

        这人剑眉星目,面容俊朗,此时正双眸紧闭,低垂着头,一手握着晦暗剑鞘,另一手紧紧抓着剑柄,似乎在下一刻,就要拔剑而出,周身隐有激荡剑意,凌锐锋寒。

        ‘咕咚。’

        宁不凡将手中烈酒一饮而尽,将空碗在半空倒扣,轻轻晃了晃,笑道:“我的酒可喝完了,该你了?”

        久久沉默。

        宁不凡摇了摇头,“也罢,既然你不喝,那我便替你喝了,谁让咱俩是兄弟呢,你能为我挨剑,我自然敢为你饮酒。”

        话音落下后,他将叶辰面前的酒碗端起,又是一饮而尽,再轻轻将空碗放在桌案,不敢发出一丝声响,似乎怕吵醒了面前这个沉睡的人。

        紧接着,宁不凡又倒了满满两碗,酒水在月光的照拂下,清澈透亮,隐隐散发光辉。

        “东海四州的百姓,你不必再忧虑了,那条你没有走完的路,我已经替你走完了。那些......该杀的人、不该杀的人,我也全杀了个遍,现在啊,四州无人敢禁剑,现在啊,东海无人敢称王,数十万百姓再也不用受那猖獗海盗的欺辱了。”7k妏敩

        宁不凡仰头灌了一碗,又是一碗,“你也知道,其实我这人啊,向来是卑劣、自私、冷漠,做不成那些个为国为民的大侠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,心中只有自己的利益,若不是为了你,我是不会趟那东海的浑水。你是不知道啊,在那东海蛟龙岛,我与那什么狗屁东海四王厮杀的时候,左眼都被刺瞎了,血肉模糊,真的是......很疼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可我越是觉着疼痛,心中却越是欢喜,没有一丝一毫的愤怒。因为我知道,仅仅瞎了一只眼,却将你的五年之约履行,这是个很划算的买卖,毕竟......我的这身剑道修为,一半是王大爷教的,另一半,是你教的。”

        宁不凡沉默少许,又拿了新的酒碗,一一倒满,自顾自道:

        “说起这王大爷,也得给他老人家敬一碗酒,敬那狗屁大自由。嘿,狗日的糟老头子,算他走的早,否则我肯定得揪着他那糟乱的胡须,好好骂他一顿,问问他,以死伐仙,究竟是值、还是不值。”

        说到这儿,宁不凡忽而有些自嘲的笑了笑,“当然,这话也就是随口说说,当不成真。我哪敢对这老头子不敬啊,毕竟说一说,又不能掉他一块儿肉,反正这老头子脸皮厚,我这天机榜首,是远远不及啊,哈哈!”

        很快,一坛子酒便见了底,可想说的话还没说完。

        “哦,对了......”宁不凡打了个酒嗝,手中酒碗有些拿不稳,目光略微茫然,“你的碎星剑啊,让安琪拿走了,她生了我的气,却拿走了清池剑与碎星剑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知道这是为啥吗?嘿,你肯定不知道,不是我瞧不起你,而是在这一点儿上,你远远不如我。毕竟......王安雅跟你表露心迹的时候,你话也不说,就能刺上人家几百剑,你这厮刚直得很,哪里懂女子的细腻心思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告诉你啊,安琪走了,却怕我不去寻她,更怕我没有说服自己的理由与借口,不想让我到时难堪,于是便给我留了一个,这才拿着咱俩的剑走了。”

        明明生了气,却还要想着对方的脸面,如此善解人意的女子,宁不凡怎敢辜负?

        “唉——”

        宁不凡将最后一碗酒饮尽,望着空荡荡的酒坛,就这般看着,看了很久,才轻声道:“我要去北沧国了,约莫......是要去一趟九霄天。这一次,我心里有些没底,有种莫名的预感,觉着自己......可能会回不来。”

        ‘呲。’

        一声轻响,叶辰手中紧握的仙人剑,出鞘一寸。

        宁不凡愣了片刻,使劲摇了摇头,再凝目看去,却没有发觉什么异样,哑然失笑,“我这酒量,越发小了,这才一坛酒,怎么还生了幻觉?”

        说着,他踉跄起身,迎着叶辰的方向,恭恭敬敬行了一礼,笑道:“叶兄,若你我还有相见之日,我可不愿一人独饮,如此饮酒,甚是无趣,无趣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走了!”

        宁不凡起身后,摆了摆手,迈着蹒跚不稳的步子,跌跌撞撞的走出门外。

        而,静谧无声的茅屋里。

        这位摘星楼入世行走、一十七年蝉、剑痴叶辰,手中仙人剑,再出鞘一寸。

        剑域王座,有七层石阶,每一层石阶上,插着一柄神剑,而最顶层的王座之上,则摆着第八柄剑,世人称其为——仙人剑。

        据说啊,能够拔出这柄剑的人,唯有地上剑仙。 “喂,萧琰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是我,你是谁?”

        “七年前,艾米丽大酒店里的那个女孩,你还记得吗?”

        萧琰一听到“艾米丽大酒店”,呼吸便为之一窒,颤声问道:“真是你?你……你在哪儿?”

        七年了!

        他等这个电话,等了整整七年!!

        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,但那个如昙花一样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孩,却让他始终无法忘怀。

    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,也不苛求任何东西。我……我只是放心不下艾米。”女人顿了顿,深吸一口气道:“艾米……是你女儿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!我女儿?”

        萧琰惊呼一声,心弦瞬间绷紧。

        “她今年六岁了,很可爱,也很像你。希望在我走后,你能替我好好照顾她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她很怕黑,晚上喜欢抱着洋娃娃睡觉……”

        听着女子的话,萧琰心中一突,急忙打断她道:“你别想不开,有什么事和我说,我这就过来找你,我来帮你解决。”

        “没用的,你斗不过他们的……”女人苦笑一声道:“我将艾米送到……”

        女人的话还没说完,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以为你躲得了吗?”

        接着便是一声尖叫,以及砰的一声巨响。

        那是手机落地的声音!

        萧琰心中咯噔一声,仿佛心脏被人狠狠敲了一下,急忙大喊道:“喂,喂……”

        没人回答!

        唯有噪音呲呲地回响着,信号中断了。

        “该死!”

        萧琰急得差点将手机捏碎。丅載愛閱曉詤app

        过了几秒钟,电话中又传来了那女子的呐喊声。

        “放开我,放开我!”

        “萧琰,你一定要找到艾米,照顾好她!”

        “你答应我,一定照顾好她!”

        “你答应我啊!!!”

        听着那撕心裂肺的声音,萧琰的心都在滴血,他焦急地对着话筒大喊:“放开她,给我放开她!”

      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

        可是他喊了半天,电话那头都没有任何回音。而那女人的声音却是越来越远,越来越小,也越来越绝望!

        该死!该死!该死!!

        萧琰心急如焚。

        他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换来了这太平盛世,可自己的女人和亲生女儿却备受欺凌!

        不可饶恕!

        萧琰前所未有的愤怒,一团烈火在胸中熊熊燃烧,仿佛要将这片天地都烧为灰烬。

        他恨不得自己长了翅膀,现在就飞过去。

        就在他几欲崩溃的时候,手机话筒中传来了一个男人不屑的声音:“这个贱人竟然还想找人,呵呵……”

        萧琰急忙厉声说道:“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,胆敢动她一根汗毛,我诛你九族!!”

        “啧啧,好大的口气啊!我好怕怕哟!”

        “你就是那个野男人吧,你要是真有本事,就赶快来吧,否则再过几个小时,恐怕就再也见不到她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至于那个小贱种,下场会更惨,或者会被人打断手脚,赶到街上去乞讨,或者被人挖掉心肝眼睛啥的,又或者成为一些变态老男人发泄的对象,啧啧,想想都好可怜哟!”

      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。

      男人的话语中充满了戏谑、不屑,以及浓浓的挑衅。

        “你找死!”.℃òm

        萧琰红着眼睛嘶吼道。

        “等你找到我再说吧,呵呵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话音一落,萧琰便只听见咔擦一声脆响,电话中断了。

        “该死!!!”

        萧琰爆喝一声,浑身粘稠的杀意如潮水一般汹涌而出。

        刹那间,风云变色,天地皆惊!

        想他萧琰,戎马十载,歼敌百万余众,年仅二十七岁便以无敌之态问鼎至尊之位,封号镇国!

        手握滔天权势,身怀不世功勋!

        前无古人,后也难有来者!

        可如今,连自己的女人和女儿都保护不了,又拿什么去保护这亿万百姓?

        正在营地外特训的三千铁血战士,被这恐怖的杀气震慑,全部单膝跪在地上,瑟瑟发抖。

        大夏五大战王闻讯而至。

        “至尊!”

        “大哥!”

        五大战王齐齐上前,满脸关心之色。

        “至尊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      漠北王龙战天颤声问道,他跟随萧琰多年,如此恐怖的杀意,他也只见过一次。

        那是三年前,因为遭遇叛变,数万漠北军被困,数千男儿力战而亡。

        萧琰一人一刀,冲进敌军大本营,于万人之中斩杀叛徒。

        那一战,血流成河、尸骨成山!

        那一战,杀得八十万敌人胆战心惊,退避三舍!

        那一战,让所有人认识到了什么叫做至尊一怒,伏尸百万!!

    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

    为您提供大神雨落竹冷的最快更新

    ://

    本文地址:http://53p.1122530.com/xs/8625995/87659786.htm
    文章摘要:松迅达,还有百分之十路过一条山路大道之时、他们之中天下兴亡身形逐渐显露了出来就施展了身形 笑意是不是万象珠。

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











    金顺娱乐app手机 将军棋牌官方版 摩杰娱乐开户平台 太阳成网站直营网
    菲律宾登峰娱乐美女荷官 万趣娱乐充值返点 怎么下载优博 彩赢网新金沙登入 澳门娱乐总站线路
    钱柜138电子真人荷官 彩123幸运28 实况足球2013奥斯卡 玉和国际终身累积打码 赌博全讯网
    银河平台网址 沙龙娱乐游戏登入